【博雅之约】:情理交融转识成智

2017-05-18  点击:[]  作者:

情理交融 转识成智 

——于永正老师《狐狸和乌鸦》课例观察 

 

拾景玉

 

 

  于老师的课堂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师生互动,水乳交融,情趣盎然。再度咀嚼于老师《乌鸦和狐狸》一课的教学实录,在叹服于老师“情趣教学”艺术炉火纯青的同时,更深刻感受到其课堂上动态生成的魅力。一节简单的语文课,却让课堂因学生而精彩。

一、  认知特点:目标确立与内容设计的基点

《乌鸦和狐狸》是人教版二年级的一篇课文。这是一则富有童趣的寓言,出自《伊索寓言》。讲述的是一只狐狸用奉承话骗取乌鸦一片肉的故事。说明爱听奉承话容易上当受骗的道理。课文借用狐狸和乌鸦的三次对话,推动了情节发展,形象生动的表现了狐狸的狡猾和乌鸦的轻信。对于这样一篇寓言故事,通常的做法是依据文体特点和学段要求来确立教学目标,但是,细读于老师的课堂实录,我们却发现,于老师一切教学的出发点,都是从儿童立场出发——以学定教。当前教学的主要问题是学情分析流于形式,教学过程真“教”假“学”,教学取向仍然秉持“知识本位”,于老师的高明之处在于他超越了语文课就是“教语文”的窠臼,引入了“用语文教儿童”的教学理念在基于二年级学生已有的思维水平和心理特征的基础上,他把本课教学目标定位在识字教学、指导读好狐狸和乌鸦的对话与课本剧的表演上。在学生读、背、演的过程中,引导学生明白寓言所揭示的道理。而在教学内容的选择上,于老师聚焦了文本最具核心教学价值的内容,即狐狸骗肉的经过,这部分内容用准确生动的语言细致地描写了狐狸的语言、动作,乌鸦的动作和表情,尤其是把大量的笔墨放在狐狸的三次语言上,将故事一步步推向高潮。聚焦这部分内容进行教学,既符合《语文课程标准》对于低段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要求,又尊重了学生的认知发展规律,既加深学生对文本的理解,同时也培养了学

生的语文素养。于永正在教学中最具深度、最具特色、最具成效的研究,是对儿童的研究,在目标确立和内容设计过程中,他把儿童认知规律作为基点,努力构建一种“认知”和“情感”交互推动的教学情境,为教学赋予了“人情味”和“理性化”的底色

二、 思维冲突:活动开展与方式选择的“源泉”

学习是一项复杂而又艰巨的智力活动,自始自终都有思维活动的参与,并以思维为柱石。苏联学者卡尔梅科娃认为思维是“获得新知识的一般能力,是学习的智慧能力。”于老师的课堂,活动开展与方式的选择,都先以学生自主学习为基础,以学生的思维深化为旨归。

片段一:

(师出示生字投影)

洞、肉、叼、站、流、亲、漂、麻、雀、极、窝、嘴、差、嗓

师:这些生字都认识了吧?同位的互相检查一下——你读给他听,他读给你听。(同位互相读。指名读。指名读时,师领读了“雀”、“极”、“差”、“嗓”。最后又请班长指定了几位实际是学困生的小朋友读,结果都认识。师予以鼓励。)

识字教学是语文老师扫清阅读障碍,开展阅读教学的前提,我们常用的方法是“集中识字”或“随文识字”,我们意图通过“告知”与“训练”的方法,让学生记住和掌握这些生字。于老师教学的巧妙之处在于采用“弱者先讲”的方式,让学生暴露思维困顿,然后又通过“同伴互助”的方式互相纠错,解决问题。这一过程是学生认识增进、能力增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生思维也是在不断深化的。

片段二:

师:狐狸和乌鸦之间发生了一件什么事?你们能讲一讲吗?先想一想,想好了的,先讲给同桌的小朋友听一听。(同桌的小朋友互相讲)

纵观以上教学片断,我们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比较简单,但是细细品味,简单的问题背后,却有不简单的深意。于老师的课堂不是一个简单告知答案的过程,他意图通过营造问题情境,引发学生的思维冲突,激起学生的探究欲望,然后运用合作学习,让学生在探究和体验的过程中,主动的探寻问题的答案。“狐狸和乌鸦之间发生了一件什么事?”是理解文本核心内容和串联教学环节的“点睛之笔”,它巧妙的抓住了“学什么”和“如何学”的“结合点”,让教学活动和教学方法成为有机的统一体。这种设计切中了阅读教学的命脉,阅读教学不仅仅是对知识的学习,更重要的是对学生学习能力、思维能力的培养。于老师的活动设计和方法选择,紧扣思维的“肯綮”,让学生在“山穷之处”发现“柳暗花明”,从而让教学充满深度和情趣,也让学生的主体地位真正落到实处。

三、情感激发:教师助学与学生自主的“支架”

学生有自己的认知方式,有自我学习的能力,他们渴望学习、也重视学习,于老师在课堂上,利用自己的教学智慧,为学生创造了一个能充分发挥积极性和主动性的学习空间。

片断三:

师:那就请你以狐狸的身份和乌鸦对话吧。请你(指第一位说的小朋友)回到座位上仔细看好吗?等会儿我请你来演。

狐:您好,亲爱的乌鸦!

乌:(头也不动,没搭理)

师:(问乌)你怎么不理人家?人家狐狸对你的态度这么好。

乌:他想让我张口,让肉掉下来。

师:行!你一下子就识破了狐狸的诡计。(笑)你们继续对话吧!

狐:亲爱的乌鸦,您的孩子好吗?(该生更嬉皮笑脸了)

师:(问狐)你为什么不问她丈夫好吗,单问她的孩子?

狐:她很喜欢她的孩子。(笑声)

师:狐狸还懂得妈妈的心理呢!(笑声)你们看乌鸦,她还真的疼爱孩子,一听问她的孩子好吗,果然动心了。——哎,乌鸦,你怎么又回过头去了?

乌:我不能上他的当!(笑声)

师:对,千万别开口,一开口,肉掉了。他这是讨好你,想让你开口呀!(笑声)请你们俩继续对话。

狐:亲爱的乌鸦,您的羽毛真漂亮,麻雀比起您来,可就差多了。您的嗓子真好,谁都爱听您唱歌。您唱几句吧!

乌:哇!

师:(对乌)您怎么开口了?

乌:我太高兴了。

师:你一高兴,就唱起歌来,忘了嘴里的肉了。唉,您怎么能上当呢?(笑声)你们说,(面对全班同学)乌鸦的羽毛真比麻雀漂亮吗?她的嗓子真比麻雀好吗?

生:不是的!是假话!

师:前面的问题,问孩子好,那是讨好的话。后面说的是“奉承”的话,是假话(板书:奉承)。谁愿意和我对话?(师和一男生对话。师读狐狸的话,有表情,有动作,读得活灵活现;该男生表情和动作也很好。师生二人的对话博得了热烈的掌声。)

    对于二年级的孩子来说,准确把握人物对话里潜在的“情感”还是有难度的,于老师的几次助学,环环相扣,由表及里,旨在于帮助学生更好的理清课文内在的逻辑,同时也为学生的建构式学习提供了开放的思维空间。在阅读教学中,知识逻辑是课堂教学的明线,情感逻辑往往成为被遗忘的暗线,于永正老师通过幽默的、富有生活化的语言,强化了情感的调控作用,让学生在情趣盎然的学习中实现“双线合一”,情感成为促进认知的有效“支架”。布鲁姆曾说,“教学中,学生交替地攀登两个梯子,一个梯子代表认知行为和认知目标,另一个梯子代表情感行为和情感目标。这两个梯子的构造,使一个梯子的每一级正好在另一个梯子每一级的中间。通过交替地攀登这两个梯子——从这个梯子上的一级踏到另一个梯子够得上的一级——就有可能达到某些复杂的目的”,于老师老师在《狐狸与乌鸦》的教学过程中就很好的运用了这一思想。在本篇课文的教学中,情感激发是有效促进认知深化的工具,师生的问答既充满情趣,同时也展现了认知张力和深度。

四、能力指向:学生参与与目标达成的“航标”

学习能力是指学生通过教师的指导和自我实践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学习能力是学力培养的关键要素,只有具备了自主学习能力,学生才能真正理解学习过程、发现学习规律、提高学习效率,进而达成能力发展的目标。强调学生“学”并不是否定教师“教”,我们需要转变的仅仅是对教师角色的理解,帕尔默认为教师就像一只专门在野外赶羊的苏格兰牧羊犬。牧羊犬开拓一个使羊群自己吃草的空间,把羊群聚集在空间之中,保护空间边界并不停地把走失的羊找回来。在教学过程中,学生能力的培养,既要考察学生过程中的表现,也要注重教学目标的达成度,二者缺一不可,教师需要在教和学之间寻求一种平衡,给学生的学习活动营造一种适切的空间与机会。于老师的《乌鸦和狐狸》,根据低年级学生活泼好动的特点,采用“读一读”“演一演”等形式,形象地再现课文内容,给学生提供了一个参与课堂教学、展示想象力、表演才能和创新思维的平台,这种设计充分考虑到学生智力的差异性,为不同智力取向的孩子提供参与进来的可能。在此基础上,引导使学生在读、演的过程中明白寓言所揭示的道理,发现文本背后的寓意,水到渠成的达成教学目标,从而也使得学生的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上一条:【博雅之约】:让儿童站在课堂的正中央 下一条:【博雅之约】:唤醒创意性思维的美术学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