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之约】:固本正源,寻找语文主题单元学习的有效路径

2020-07-21  点击:[]  作者:

固本正源,寻找语文主题单元学习的有效路径

——以苏教版五年级下册《科技之光》单元为例

徐州市民主路小学付军玲 

单元是依据课程标准和课程纲要,围绕一个中心话题或活动等选择组织材料并进行结构化组织的学习单位。单元的学习材料由人文主题和语文要素两个方面的语言材料组成。在整体的单元学习中,将主题和语文要素勾连成一条线索,那就是主题单元。

主题单元教学通常以指向语文素养的单元主题为线索,聚焦单元目标,遵循学生的认知特点和学习规律,改变按部就班的单篇教学模式,通过对教学内容的适度组织调整,设计丰富的学习活动,开展循序渐进的教学。目前,很多地区的学校、教师都在积极探索和实践主题单元的教学,从实践效果来看,取得了一些经验,解决了传统课堂学习知识零散,知识为重,体验不足,耗时低效现实问题。但与此同时,在实践过程中,笔者也发现一些主题单元教学存在着教学目标割裂,偏离语文本质,教学设计随意拼凑等现象。笔者以苏教版小学语文第十册第二单元为例来谈谈主题单元教学的设计及实施,以期探寻主题单元教学的有效路径。

、厘清双线  整合教学目标 

目前,国家教材多按照一定的主题来选择和编排学习材料,一般一册书中有几个单元就会有几个主题。但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主题并不是单元教学目标,也不是教学内容,教材中的主题往往是为确立单元教学目标和整合单元学习内容服务的。如苏教版五年级下册第二单元的主题为“科技之光”,其中安排了《梦圆飞天》《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神奇的克隆》等学习内容。在实践中,有老师会布置学生大量的去搜集科技知识的资料,课上交流分享,看似热热闹闹,还有的老师把这个单元上成一种科技常识课,课上偏离离了语文学科的本质,主题单元学习变成了主题探究。其主要原因是老师们过于关注主题,其实,在主题单元的学习中,主题只是语文与社会生活的链接点,是单元整体学习的一个切入口,主题可以保证有一个更大的空间,让学生的学习“得法于课内,用法于课外”。从而实现“人文主题”与“语文要素”的双线并进。明晰了主题的作用,才能更好地分析单元主体课文,提炼每一课的语文学习要素,进行单元目标的整合。众所周知,语文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同样,主题单元学习的目标的重点同样定位于学习语言文字的运用。

本单元三篇课文主题虽然都和科技有关,但提炼其中的语文要素,会发现写作对象和表达方式上各有千秋,是学生积累语言,学习语言的范本。《梦圆飞天》是一篇通讯报道,文章按照“神舟”5号飞船升空的先后顺序来安排材料的,前后可以分为“送行——发射——问候——梦圆”四大部分。其中的场面描写非常精彩,具有代表性,是学生学习言语表达较好的范例。《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是说明性的文章,看似语文味不足,但仔细研读,会发现其中的言语表达形式值得高年级学生学习。全文围绕“为什么说火星是地球的‘孪生兄弟’”展开,把地球和火星既有相似处又有差异性的科学道理讲得清楚明白。本文一改科普性说明文的严肃面孔,通过生动形象的语言,如:“孪生兄弟”“兄弟俩”“长得太像了”“家常便饭”“致命缺陷”“一去不复返”“集体大逃亡”“裹挟着逃向”等,迅速拉近了文本与读者的距离,大量比拟手法的运用,巧妙地将复杂的科学知识融进了“有趣形象”的语言环境中,这样的表达方式,易于容易被小学生接受和喜爱。《神奇的克隆》与《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言语表达方式有相似之处,语言生动,脉络清楚,简单易懂。根据以上分析,就能找到每一篇课文中的要学习的语文要素,基于此分析来整合教学目标,适度调整和补充学习材料,明确单元学习要“教什么”,让学习者整体感知学习内容,把内容与个体经验相结合,使得学习真正发生意义。

课文

语文要素

单元学习目标

学习内容

《梦圆飞天》

概括主要内容,理清文章层次。体会两处场面描写的作用。

1、自主学习生字,联系上下文或借助工具书,理解词语的意思。概括文章的主要内容。

2、读出通讯报道的现场感,自然流畅的朗读科普性文章。

3、学习引号、破折号特殊的意义。

 

4、学习简单的场面描写,体会用生动形象地语言来说明科学道理的妙处。

5、了解科技的发展对生活的影响,热爱科学,勤于思考探究。

1、《梦圆飞天》

2、《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神奇的克隆》

3、练习2,口语交际《畅想未来》

4、补充阅读:《地球,行星的力量》《伽利略的望远镜

5、

6、电影《流浪地球》

《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

知道冒号、破折号的用法。了解比拟的修辞手法。学习用生动形象的表达方法来解释某种科学现象。

《神奇的克隆》

弄清楚写作顺序,学习有序表达。

 

二、  创设学习情境设计活动 

温儒敏教授在《语文教学中常见的五种偏向》中指出,目前的语文教材中的“主题单元”学习框架是“普遍不太讲究设计和梯度的”。因此,主题单元学习需要教师创造性的使用教材,基于课程的理念来精心设计单元学习活动。单元学习不是单篇学习的累加或拼凑,而是基于一定情境中以“问题形成”和“问题解决”为主线的言语实践活动。美国课程设计专家比恩认为真正意义上的课程统整需要完全打破学科界限,以人为中心,通过主题呈现的方式建构知识。单元学习活动是达成单元目标的有力抓手,一个好的单元学习设计以“整合”为理念,设计贴近儿童生活的核心问题,以真实情境中的任务驱动为方法路径,以螺旋上升、层次递进的问题链为载体,来提高单元学习效益的最大化。单元活动主题是贯穿整个单元教学的主线,主题单元活动的设计,要考虑到学生思维活动的实际情况,达到掌握单元训练重点的目的。在单元教学之前,教师要通读整个单元的内容,设计活动要以单元目标为导向,

目标的整合是第一步,那么围绕单元目标进一步要做的就是整合教学内容,编排学习材,以主题单元为整体,展开系统化,科学化的教学整体设计。本单元以“我身边的科技”为核心问题,设计了“揭开神秘面纱”“感受科技的魅力”“畅想未来生活”三个阶梯状的情境任务,学生围绕这三个情境任务开展形式多样的学习活动。(如下表)

   

 

 

 

 

 

 

 

 

 

核心问题

情境任务

学习活动

单元学习目标

整合重组学习材料

解释一种科学现象

感受科技魅力

活动一《流浪地球》影评会

活动二寻找身边科技

活动三与科技的亲密接触

1、自主学习生字,联系上下文或借助工具书,理解词语的意思。概括文章的主要内容。2、了解通讯报道的写作特色,自然流畅的朗读科普性文章。3、学习引号、破折号特殊的意义。

4、学习简单的场面描写,体会用生动形象地语言来说明科学道理的妙处。

5、了解科技的发展对生活的影响,热爱科学,勤于思考探究。

单元整合:1、自主学习三篇课文的字词。2、精读《梦圆飞天》3、片段训练《扣人心弦的那一刻》

实践:了解生活中的科技现象

单元补充:阅读,观影《流浪地球》片断,小小影评会

 

揭开神秘面纱

 

活动一宇宙与科技

活动二聊聊科技

 

单元整合:精读《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略读《神奇的克隆》辨析科普说明文文章表达方式的特点。提炼要点。生动、有序、明白

单元补充:阅读《地球,行星的力量、》;实践:小小辩论赛《人工智能的利与弊》

 

畅想未来生活

 

活动一   我的愿望口语交际活动《畅想未来》 

活动二   我的设计《地球流浪》续编 

 

 

单元整合:口语交际活动《畅想未来》

迁移运用,单元写作《说明一种科学现象》 

单元补充:影片《流浪地球》续编(画图、语音、文字、剧本)

在本单元的学习中将《梦圆飞天》《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两篇课文作为精读课文,这两篇课文虽然虽然安排在同一个主题,但是体裁不同,对学生学习言语表达有一定的示范作用,两篇文章教学之间的关系是并列的。《神奇的克隆》调整为略读文章,作为《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的迁移训练,尝试让学生用学过的方法自读自学,实现阅读方法的有效迁移运用。习作《拔河》不作为单元学习后的练习作文,改到学习《梦圆飞天》后练写场面的一个片段练习,把将单元习作内容和练习中的口语交际话题《畅想未来》进行整合,作为本单元习作训练的重点,引导学生用生动形象的语言,有条理地描述未来的科技生活。经过整合和调整顺序之后,本单元原来教学需要10时完成,现在需要7课时可以完成。余下的3课时可以学习和阅读补充的读物,以及交流汇报自己在阅读和社会实践中的探究收获。

在这个单元的学习设计中,教师关注了单元内课文的联系,单元间的知识结构,调整整合了学习材料,有效地帮助学生形成认知结构,在学习中,思维得以碰撞,发现其个性与共性,寻找到了有学习价值的语文要素。同时,该设计还注意以语文核心素养为纲,以语文实践活动为主线,避免了听说读写能力训练的彼此孤立,过于抽象,练习密集等问题,在有意义的情境中提出问题,以任务驱动刺激儿童思维和言语的生长,实现真实情境下语言的运用与创生,充分发挥单元学习“整体大于局部累加”的效益。 

 

三、加强联系拓展学习路径 

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中明确提出,“语言文字的运用,包括生活、工作和学习中的听说读写活动以及文学活动,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主题单元学习的优势在于改变单篇学习碎片化的状态,整合后的单元学习的空间和时间都得到大大的扩展,课堂教学形式较传统课堂更为多样,学生的学习的路径变得丰富。单元学习的目标、学习内容等所有的构想最终都要在课堂得以落地。在本单元的学习中,我们确立了三种课型,分别为儿童视角下的主题确立课,群文阅读中言语品味课和社会实践中的交流拓展课。主题确立课对应学习活动的第一个情境任务——感受科技魅力,由《梦圆飞天》拉开单元学习的序幕,检查字词掌握,了解每篇课文的主要内容,引出本单元的核心问题“解释一种科学现象”。语言品味课对应第二个情境任务“揭开神秘面纱”,此课型的主要任务就是品味教材内和教材外的学习材料中的语言文字,感受言语魅力,探寻文本言语表达方式的密码,用学一篇习得的方法,迁移运用到同类文章的阅读。在言语实践中,尝试运用这样的表达,谈谈身边的科技。交流拓展课与最后一个情境任务“畅想未来生活”相对应,在综合的言语交际活动中,畅谈所读所想,听、说、读、写能力均提到提升。丰富的课型背后,同样有多样的学习方式的支撑,在本单元的学习中,自主学习——课堂对话——拓展阅读——实践探究——话题交际等多种学习方式既相互融合,又有一定逻辑顺序,有效地将课堂、阅读、实践、生活、运用有序勾连,学生的学习从熟悉的情境出发,经过学科的滋养,习得语言能力,再回归生活,在生活中运用语言,形成环环相扣的学习链,以持续的学习实践来实现知识到素养的转化。 

  多样化的学习路径,让语文学习以一课带多篇,以文本促阅读,以阅读促生长,在在多角度,多层次的学习中,学生主动接触语文学习材料,习得言语表达方法,达到自主内化创生的效果。 

 

  主题单元的整体设计和教学实践,并非要推翻传统教学的模式,而是将原来狭窄的语文课堂变成学生学习体验的广阔天地,主题单元学习既要立足语文学科本质,又要有源源不断的语言活水,让语文学习充满活力和生机。学生在广阔的空间里,接近语文,触摸语言,自主探究,充分表达……感受母语学习的巨大魅力。 

   

 

 

 

 

 

 

 

 

 

 

 

 

 

 

 

 

 

 

 

 

4、主题学习展示实现有效延伸 

 

 

 

项目化学习是近两年比较火的词语,很多学校、教师都在做项目。事物的存在和推广总是有一定的道理的,项目化学习

“统整”是指构成整体的不同部分之间有关系,而且可透过个别部分之间的紧密连接,成为一个有意义的整体。国外关于课程统整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赫尔巴特的统觉原理。赫尔巴特及其弟子的课程统整理论以学科知识为中心,聚焦的是知识性统整。如赫尔巴特以统觉心理学为理论基础,提出了课程设计的“集中”和“相关”原则,形成了整合学校相关联学科的课程联络论。其学生齐勒以德性发展作为宗旨来整合历史、文学和宗教三门学科,提出了“中心统合法”课程统整理论。二十世纪初,课程统整理论开始将儿童作为课程整合的中心。如帕克提出应以儿童的主体性活动来进行课程的统一与整合,提出了儿童中心的整合理论;杜威关注儿童经验的形成与外界环境的联系,并以此作为设计和实践整合课程的依据,提出了儿童中心整合理论;布鲁纳认为应以学科的结构作为教学中心,提出了结构中心整合论;人本主义认为学习是认知与情意的统一,统整课程时需要考虑认知学习与情意学习是否统一、课程内容与学生需求是否统一、教育内容与社会是否合拍等,即“认知—情意”整合论。美国课程设计专家比恩认为真正意义上的课程统整需要完全打破学科界限,以人为中心,通过主题呈现的方式建构知识。与以前的课程统整理论相比,比恩对相关理论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总结,明确提出课程统整分为经验统整、社会统整、知识统整和课程设计统整四个经典主题。从本质上看,之后的课程统整理论都没有超越比恩所提出的四大主题,比恩的理论标志着课程统整的研究走向成熟。

 

 

单元学习让儿童的学习真实发生 

基于项目化学习的单元教学初探

优化单元教学策略让儿童的学习真实发生 

单元学习不是一个新鲜的名词,目前有很多的学校和老师也在进行单元教学实践,如课堂教学,整本书阅读,社会实践

儿童的学习

如何更好的促进儿童的学习呢,

首先弄清儿童是怎样学习的

基于项目化学习的单元学习与以往的单元学习

阅读教学的目标最常用的表述为“掌握课后生字,正确规范的书写生字,理解课文中的新词”“正确流利有感情的朗读课文”“练讲故事,学习复述课文”……这些目标好像是通用的一样,无论文章的体裁和内容有什么不同,教学设计中总会有这样的目标。看似面面俱到,却看不到老师要教什么,学生最终能力的达成。目前的教材是按单元来组织课文内容的,主题相同,但是单元中的每一篇课文所最具价值的语文要素肯定是不一样的,教师首先要进行单元内容的整体解读,找准年段要求,年级目标,每一篇课文中究竟要教什么?避免单篇教学目标的雷同、重复,让目标更为简化,具象。在此基础省厘清单元教学目标,在目标的表述中能看到,单元学习的主要内容和学生能力的达成。    

 

首先选择学习材料,其次,设计单元结构。理清学习内容的层次,把握课文定位, 

整合是单元学习的一种理念,同时也是提高单元学习效益最大化的一种方法和途径。目标的整合是第一步,那么围绕单元目标进一步要做的就是整合教学内容,编排学习材料。

 

情境中学习言语表达促进学习

的真实发生

单元教学活动是达成单元教学目标的有效途径

梯度设计(教学设计要有梯度,好的设计是, 

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中明确提出,“语言文字的运用,包括生活、工作和学习中的听说读写活动以及文学活动,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

我校在指向学科素养的课程群建设这一项目的实践中,以主题单元的学习形式,来实现课程群的学习,我们对国家教材中的单元内容进行优化,重新进行排序、整合,适当的增减教学内容,有以下几种方式:思想主题整合,如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科技,表达形式整合、文章体裁整合、同一作者整合等。

立足学科本质  优化单元学习   

 

上一条:【博雅之约】:从碎片化到整体化——指向学科素养的母语课程群建设与实施 下一条:【博雅之约】:低年级教学培养数学语言之我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