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之约】:为生命的成长而教——读《给学生真正需要的教育》有感

2020-08-16  点击:[]  作者:

为生命的成长而教

——读《给学生真正需要的教育》有感

徐州市万科城民主小学 杨蕾

教育,是一个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学生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教师如何真正从学生的视角出发,尊重学生,理解学生,教育学生?怎样让学生真正站在课堂的正中央,成为课堂的主人?······想必每位教师都有自己的答案。为了寻找我的答案,我认真阅读了《给学生真正需要的教育》这一本书。

《给学生真正需要的教育》这本书,是从近年来发表在《冰点周刊》中的文章中选编出来的一本以教育为主题的作品集。书中选择了17篇在《冰点周刊》中刊发的教育专题报道,并将目光聚集在课堂上,既有今天教育改革探索者的实践,也有民国时期那些教育大家的风范;既有国内的教学案例,也有国外的变革示范,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令人动容而又深刻的别致的教育景致。读罢此书,我深感真正以生为本的教师的伟大。现如今,社会在飞速的发展着,功利化的目标使得孩子们接受到的教育被量化,被考核,真正关注于“人”这一本身的长期性的引导性的教育的确十分少见。再这样的环境下,教书育人的本质被压缩再压缩。只是在学生的头脑中呈几何级数增长,可独立思考、批判的精神却被无限的挤压到了大脑的边缘地带。秉性各异的孩子们只得挤在成人为其规划好的越发狭小的空间里跳舞,在通向考试的路途中,原本天真无邪,充满各色创意的灵魂逐渐变得模糊,最后“泯然众人矣”。

我至今还记得曾经教过的一个女孩子,一年级的她柔嫩的小小的手指上竟然出现了硬硬茧子,我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孩子非常平淡地告诉我,这是练字留下的茧子。原来在上一年级之前,这个孩子就已经练了2年的字了!的确,较之刚刚起步的一年级学生而言,这个貌似有着两年书写经验的孩子的确写的字很不错,但她却极其厌烦提笔,每次习字时,很多孩子都沉浸在笔画的提起转折之中,而以她为代表的有经验的孩子们却行笔迅速,呈现的字形并不是非常的扎实。我带过几届低年级学生,写字美观规范的确很受老师喜欢,每每改到这样的作业我自己也会感到非常舒服,但我更愿意看到我的学生们对祖国汉字的热爱。我喜欢看到他们对新课的生字充满兴趣,乐于查找这个字的字源,用自己的方式解释并记忆汉字。这种热忱,这种热爱,让我感动。我甚至期待他们带着这种热爱去学习语文,让文本中的每一个文字都成为滋养他们生命的甘霖,我期待我们的教育带给学生的是眼睛里闪烁的星光,而不是试卷上那个简单的等第。我相信,非功利的教育带给学生的一定是生命的成长!

这本书中有这样两位教师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一位是深圳中学的马小平老师,另一位北京四中的李家声老师。

读马小平老师的故事,我内心充斥着浓重的孤独感和悲凉。我欣赏他的理想化,他想办一所幸福的学校,有这样想法的人内心该是多么的温暖、柔软。我敬重他的博闻强识,一直在鼓励学生进行创作,并尊重学生的精神世界,与他谈天,可以密集地读到罗素和爱因斯坦,张中晓与穆旦,王小波和林达,林贤治和王开岭,《火与冰》和《不死的火焰》,我似乎看到了他内心的丰富与充实。他认为,一些教育正在变成吞噬学生天真和童趣的怪兽,课堂里常常弥漫着空虚和无意义的气氛,经济的告诉发展和社会对竞争的膜拜,都可能造成教育危机和道德危机。这样的一位老师,最后却带着深深的遗憾辞世,让人心痛和泪目的不是他的离开,而是他受脑部肿瘤影响,记忆力开始变差时,竟然在办公楼到教学楼之间迷路。我的脑海中一直出现他站在三栋大楼之间的空地上焦急而又沮丧地四下张望的神情。这位理想化、致力于引导学生独立思考,切实提升学生阅读能力的老师,直至生命的最后依旧坚守于课堂,这种境界,这种情怀,这种品格,怎能不令人赞叹,不令人敬佩,不令人折服?

北京四中的李家声老师与马小平老师在对学生进行生命教育时有着共同之处。他认为,人在精神文化上吃进去了什么,就将成为什么。善良收获善良,仇恨只能换来仇恨。能够少出坏人,不出坏人,培养出平和诚实的劳动者,就是成功的教育。多么务实,培养人,真正的人,这才是教育的终极目标。李家声老师真正令我敬佩的是他的古诗词教学,他的吟唱和朗诵功底都很浑厚,因为个人的基本功扎实,所以呈现给学生的都是“干活”满满的课程。他认为学习文言文是提高学生母语能力的重要途径之一,能从“字”的认知入手,突出文言和现代汉语的联系。从他朗诵的《离骚》、吟唱的《满江红》中,多少学生爱上了语文,爱上了中国古代文学。

李家声老师还是一位富有生活情趣的妙人。他深知坚守“持坚守白、不磷不缁”的道德原则,授人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道理,给学生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而面对他所钟爱的教育,他亦是如此的执著与深情。这样大格局的老师,带给学生的是空灵透亮的灵魂,他引导学生做一个铁骨铮铮,横而不流的知识分子,并要对社会负责。这样的人教育出的必是大气务实的学生。李先生眼中有生活,能发现生活中独到之美,他会因感慨老树独立于世,阅尽世间沧桑而默泪。海棠花开时,他会吟苏轼的《海棠》,引学生去公园里看海棠。楸树花浓时,他会口占一绝“一树花繁映眼前,惊艳之余赏喧妍。如此美景天赋予,诸君何不下楼看!”即便多年过后,相信李先生带给学生的都是一种美的记忆和对生命的感动。

合上书本,心中满是慨叹与感动。忽然间,我想到了台湾作家张晓风的小短文《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学校啊,当我把我的孩子交给你,你保证给他怎样的教育?今天清晨,我交给你一个欢欣、诚实又颖悟的小男孩,多年以后,你将还我一个怎样的青年?”作为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的确应该好好思量,好好品味这段话。诚然,作为一个教育人和一个母亲,我深切的理解给学生需要的,适于她成长的教育往往比填塞知识更重要,无论何种教育理念、教学模式,我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培养人,培养一个个堂堂正正,有识有情的人;一个懂得感恩,乐于奉献的人。无论到什么时候,只要他们能有这种品性与人格,他们的人生都是充实的,丰盈的,有意义的。作为老师,也就得到了最大的慰藉。

我真心希望我的学生都能灵魂透亮,善良正直,热爱生活,都能够对这个社会负的起自己的责任。我更愿意引领他们爱上语文,希望他们能够从文字中感受到幸福,感受到快乐。真正“慢慢走,欣赏!”

上一条:【博雅之约】:于永正老师口语交际课的魅力探寻——《双人伞》课例赏析 下一条:【博雅之约】:徜徉词语教学 感悟语言魅力

关闭